stop
play

专题文章 ── 流落香江的「孤軍」

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日本加快侵华的步伐,大举南下。1938年10月12日,日军登陆大亚湾;不久,广州、虎门等地也相继沦陷。同年11月底,国军更退守至沙头角,其中一千余人因救援不继,陆续退入香港境内。

由于当时英国政府对日本仍保持「友好」态度,面对突如其来的国军,港英当局立即勒令他们缴械,并予以拘禁。此外,这批国军的到临加重了难民潮带来的问题,时任香港医务总监司徒永觉医生在他的回忆录有以下的记述:

「日军占据广州,触发突如其来的逃兵,加剧了我们正面对的问题。这批为数1,600余人的国军,被临时扣押在停泊海港的两艘又热又挤的蒸汽轮。」

自1938年12月起,国军被集中拘留在九龙马头涌难民营,该营位于今天圣母院书院至马头围邨一带。过了一年多后,国军入住亚皆老街集中营,该营位于今天九龙城裁判法院至香港眼科医院一带。

这群流落异乡的国军(时人称之为「孤军」)被羁留在港期间自强不息,在营内积极锻炼体魄,并学习各种语文及技能,其中包括自发组织「担架队」,以准备应付日后在战场上的救护工作。

1941年12月8日,日军攻打香港,孤军获释后随即担任各种防卫工作。在香港保卫战期间,他们除负责运送伤兵及清洁医院外,也奉命到太古船厂邻近地方参与设立疏散区供北角一带之居民暂时栖身,藉以减轻日军轰炸时造成的伤亡。

我们会在海防馆更新后的常设展里重温孤军这段鲜为人知的顽抗日寇、防卫香港事迹,以向当年这群抗战勇士致敬。

 


1939年在边界遭截获的中国士兵。站在后方的两个英兵隶属米杜息士团,他们有份参与之后的香港保卫战。(相片由高添强先生提供)

遭拘禁在亚皆老街集中营的孤军,背景是狮子山,摄于1940年。
(相片由高添强先生提供)

1940年初《香港宪报》刊登政府招标在亚皆老街孤军营建一个禁闭工场

1941年12月10日《大公报》报道孤军获释及参与防卫香港。